極上業物

關於部落格
人如鞘,心如刀。
  • 186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抓著一手啤酒和無籽梅乾

  昨天發生的事情,原本在Plurk上噗了第一段,當初也只是忽然有感。令大大自動歪噗說可以寫其他的角度,所以就乾脆併入自己的天馬行空寫出來了。

  一、

  抓著一手啤酒和無籽梅乾,阿福和翰哥在櫃檯前,看著急忙從裏間走出來招呼的便利商店員工。

  「兩百二十五元。」員工敲完收銀機的鍵盤,露出專業的微笑。

  好朋友一起喝酒,攤錢是合理的事情。翰哥正依照平常的邏輯這麼想著,況且剛才的宵夜也是由阿福埋的單。不假思索地,翰哥從口袋裡拿出零錢。

  動作被制止了,翰哥也嚇了一跳。阿福左手拿著皮夾檔在翰哥面前,右手則向便利商店員工遞出足夠支付的鈔票。

  「怎麼?」氣氛有點凝重地迴響著,啤酒冰冷的罐裝外壁流下水珠。

  「搞甚麼,學生在學校還沒學到甚麼,就學人家陶錢。」阿福點著發票上的明細。

  便利商店員工好像有講一些謝謝光臨之類的詞,但是不記得了,踏著夜色,翰哥眼前的阿福,臉上布滿著歷經社會歷練的風霜。

 

  二、

  大夜班沒有想像中的辛苦,看著畫滿重點的刑法實務講義。該慶幸的是排班恰好是自己能夠運用最充分的時間。明天的小考只能靠現在的空閒努力,但無論如何只希望中午的考試時間,睡魔不會強行來訪。

  聽膩的來店聲響起,監視器上出現胖瘦組合的兩名年輕男子。放下筆,急忙地從員工休息室推門出去。

  「歡迎光臨。」如平常般地沒有獲得回應。

  胖的年輕人在櫃台上放著一手台啤和很少人會買的梅乾,很明顯的就如同其他大學生一樣,夜貓子的宵夜,或是只是想要假裝自己有點酒量的失眠夜晚。

  「兩百二十五元。」

  胖男人從口袋裡拿出五十元和十元組合的零錢,很明顯是個不修邊幅的學生,在天氣微寒的凌晨夜裡,穿著短袖短褲來便利商店消費,大概是住在附近吧。並不是很清楚,剛到這裏上班也不過是兩個星期的事情。

  瘦男人不知為什麼制止了胖男人付錢的動作,遞過來三百元鈔票。

  「還是學生不要學人家掏錢。」瘦男人好像對著胖男人說了類似的話。

  所以瘦男人不是學生嗎?不太清楚,不過最近面對剛升高中的弟弟,有時候也會在一起買東西時,萌生類似的想法,只是沒有脫口而出。

 

 

 

 

  三、

 

  最近真的變冷了,海線的風也大了起來,然而每天必須工作到這麼晚是沒有辦法的事情。雞排店老闆將白鐵盤裡,帶點碎屑與泡沫的水往水溝倒時,這麼想著。

  今天的營業額沒有之前多,大概是因為附近的學生都返鄉了吧,家裡兩個小鬼頭明天也不用上學,但實在是沒有精力帶他們出去玩。

  擰著抹布的老闆,看見對面的路上有兩個就是大學生面孔的男孩走過,一個高一個矮。一路上沒說甚麼話是有點奇怪的事情,不過很明顯是要到旁邊的便利商店沒錯。

  今天晚上的月亮笑得很不開心,每天的生意總是不能如預期般的準確,唯一能確定的只有回到家後妻子和兩個小鬼已經熟睡。在夜晚能夠自由自在地去便利商店花錢的學生,果然是相當幸福的。而自己唯一能做的,是讓兩個小孩以後至少也能感受到這份幸福,儘管會再三叮嚀他們要早點睡覺。

  兩個大學男孩離開便利商店,矮的手上多了一手啤酒,可能還有別的東西,看不清楚,不過粗算一下,多賣十二張雞排左右的毛利,應該可以讓以後兩個孩子這樣子到便利店消費吧。

 

 

 

 

  四、

 

  這星期領到第一份工作的薪水,不是在學打工,而是步入社會的工作。

  請了幾個朋友吃點簡單的東西,花了大約四百多元,在扣除掉房間租金和水電費通訊費用後,突然的四百元開銷還是超過平時能維持的水平。看著之前大學期間社團的朋友,拿著一手啤酒和梅乾。今天這筆,還是我來附吧。阿福走向櫃台前這麼想著。

  「兩百二十五元」員工講的金額是這樣。

  翰哥從口袋裡拿出零錢。

  阿福立刻制止了翰哥的動作。不為什麼,只覺得,今天吃宵夜,阿福不認為是翰哥邀請他來,而是阿福自己想來。只是想要在領到第一份薪水之後,跟可能能夠明白自己心中想法的朋友一起喝酒,僅此而已。

  有多少人可以讓我把這句話講出來呢?不清楚。但是我真的很想再回頭讀書,阿福點著發票上的明細想著。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